您所在的位置:渡市滚大网>报道>仰光—丁茵大桥:连接中缅友谊 牵系两国民心

仰光—丁茵大桥:连接中缅友谊 牵系两国民心

2019-09-11 12:42:36 来源:渡市滚大网

仰光—丁茵大桥上记载着中缅友谊的石碑

85岁高龄的时任丁茵大桥项目总负责人吴丹辛深情地看着当年的照片

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举行了他的首次记者招待会

时隔二十多年,由仰光—丁茵大桥工程培养出来的缅甸桥梁工程技术人员于日前重新回到了当年的桥梁建设办公室,回顾一同奋斗的历程。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也专门前去看望了这些曾为这座“中缅友谊桥”付出心血的工程技术人员们。洪亮表示:“中缅两国的友好是两国一代又一代坚持不懈、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我们要继承丁茵大桥的精神,那就是两国友好团结合作的精神,共同把中缅友好事业不断推向前进。现在中缅两国要共建‘一带一路’,中国要帮助缅甸大力推进缅甸的基础设施建设,要在缅甸和缅甸的朋友们一起建更多的路,更多的桥。”

仰光—丁茵大桥为公路、铁路两用桥,其中公路桥全长2151米,铁路桥全长2938米。大桥建成后结束了勃固河两岸人民依靠渡轮过河的历史,大桥成为连接仰光市区与丁茵市的交通枢纽。对此,缅甸建设部桥梁局副局长吴昂妙乌表示:“大桥建成以后,给丁茵市的所有居民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也促进了这个地区教育、卫生事业的发展。以前丁茵市有病患急需去仰光医院进行救治,需乘坐一两个小时的船,如果是晚上连渡船都没有,但是大桥建成以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达仰光医院。”

1993年刚建成的仰光—丁茵大桥

仰光—丁茵大桥是中国经济技术合作的成套项目,中方在帮助修建大桥的同时,也传授技术,通过建桥实践,为缅方培养了一批桥梁建设专家。缅甸建设部桥梁局副局长吴昂妙乌就是当年仰光—丁茵大桥建设者中的一员,他说:“在丁茵大桥建成之后,为缅甸培养了近一百名桥梁工程技术人员,他们到缅甸全国各地去修建桥梁,我个人之后还参与修建了四座桥梁,可以说由当年中方直接或间接培养出来的技术人才迄今为止已在缅甸全国修建了大大小小近300座桥梁。而当时修建仰光—丁茵大桥留下来的工具也被运用到其它桥梁的修建中,在大桥建成后的10年里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分析人士表示,银行股近期走势不佳,除受大盘调整影响外,还受到存量资金博弈格局的制约。另外,银行股遭遇获利回吐。今年1月份至2月份部分龙头股涨幅超过10%,目前调整是正常现象。由于银行股仍处于估值洼地,具有高股息率、低市盈率等优势,未来走强预期不断增强,机构认可度开始提升。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欧鹏 综合整理

仰光—丁茵大桥中缅双方负责人合影(右三:缅方总负责人吴丹辛;左四:中方总工程师李家咸)

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与修建仰光—丁茵大桥的缅方工程技术人员合影留念

基层干部的收入,也是省委、省政府一直关心的事。2017年山东出台《关于关心关爱基层干部减轻基层工作负担的十条意见》,提出建立乡镇工作人员工资性收入正常增长机制,全面落实乡镇工作补贴、年终一次性奖金等津贴补贴政策,确保乡镇工作人员收入高于县直机关同职级人员水平。

数据显示,加拿大去年对中国的油菜籽出口总价值高达27亿加元(约合135亿元人民币)。截至去年7月31日的最近一个作物年里,加拿大向中国出口了423万吨油菜籽,超过了第二大和第三大油菜籽市场的总和。

屠新泉:美国所主张的四条标准都无法充分反映当前世界贸易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如贸易额占世界贸易0.5%或以上的标准忽视了当前贸易规则的演变不断扩展到边境后措施、服务贸易的现实。此外,贸易总量并不能反映一国在特定产业或产品上的竞争力,而市场准入谈判恰恰是依产品而定的。因此,这些标准都不具有科学性和说服力。要制定一套标准来衡量每个成员在WTO中的权利和义务是极其困难的,总会有成员提出在某条标准上其可以享受特殊与差别待遇,这也是WTO谈判一直沿用发展中国家自我宣示做法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日,西甲皇家马德里队在都灵进行训练,备战4月3日在这里举行的2017-2018赛季欧洲足球冠军联赛四分之一决赛与意甲尤文图斯的首回合比赛。

“打回去,我支持你”,我们不是在纵容暴力,而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减少暴力事件的发生;最重要的是,家长和老师对孩子的教育和引导。

在靠近三福大道的缅街上卖小商品的林先生表示,一年365天,不管天气好坏,几乎天天开门,因为房租平均每天要100多美元,不开门就一分钱也赚不回来。知道当日天气不好,很多东西就没摆出来,客人也很少,卖出了一些雨伞。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洪荃诠):缅甸丁茵市,距离仰光市区约20公里,以前从这里出发去仰光需要搭乘船只渡过两座城市之间的一条河。上世纪80年代,一群中国工程师来到缅甸,与当地的工程技术人员一起用八年时间在河上建起了一座大桥。自此,多年的天堑变成了通途,这便是横跨勃固河的仰光—丁茵大桥,桥下静静流淌着的河水见证了中缅两国人民合作建立这座友谊大桥的历史。

业内人士分析,外卖行业所代表的不仅仅是外卖本身,而是一个高频消费场景。互联网巨头想要做金融,都必须以消费场景为基础。因此,在外卖这一战场的激烈竞争背后,是巨头对消费场景和流量入口的争夺。

已横跨在勃固河上24年的仰光—丁茵大桥

不过对于这项即将到来的新政,网友们持有不同观点,更多的还是认为国足有了很大的机会进入世界杯。“未来依旧在远方”说,“我对国足进世界杯一直充满了信心,这份信心还能继续坚持下去!”“JZY22”分析道,“除了日韩澳伊沙实力稍强,中国队只要同其他队争夺剩下的3个名额就可以了,难度显然降低不少。”更有乐观者认为,“一不小心就成了世界杯常客。”

视频加载中...

仰光—丁茵大桥始建于1985年,在长达八年的工期里,中国前后共派出500多名大桥建设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到缅甸协助施工。中缅双方的技术人员朝夕相处,为了修建大桥共同克服种种困难,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如今已85岁高龄的时任仰光—丁茵大桥总负责人吴丹辛回想起当年中方总工程师李家咸凌晨叫醒缅方人员一同进行抢修工作的时候,微笑着说:“当时我们每个人之间都非常的亲密友好,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不会担心打扰到对方,为了把大桥修好,我们随时都能找到对方进行沟通,这样的感情让我难以忘怀。从高级工程师到普通技术工人,中缅双方的大桥修建人员因为工作而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会和我们的后人讲述我们的故事,也会增进相互之间的感情,人的寿命会终结,但感情是会延续的。”

缅甸建设部桥梁局副局长吴昂妙乌提到,缅甸计划在滚弄地区新建一座大桥,目前已经就新桥的建设与中国签署了《滚弄大桥可行性研究会谈纪要》,如果新大桥能顺利建成将成为另外一座象征缅中两国友谊的桥梁。他希望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能有更多惠民项目实施,为缅甸通桥通路。他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时表示,中方愿意同缅方加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合作,实现共同发展。我个人也期待‘一带一路’能够推进缅甸的基础设施建设,给缅甸人民带来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

缅甸建设部桥梁局副局长吴昂妙乌谈仰光—丁茵大桥

大发体育官网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